第7章 够格跟我比?

  赶上了,还好是赶上了啊!
  王奎心脏还在狂跳,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要是来晚了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家里破产是小事,自己一家人的命能不能保得住,都很难说啊!
  “王总,您这是?”
  凌家众人见王奎无比狼狈,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的,都面面相觑。
  “我来是想要告诉各位,凌霜月和赵……赵先生不用离婚,我不会对凌家进行报复。”
  “可是,你之前还……而且王少爷……”凌老太太不解道。
  “那是我太生气了,说的气话。至于我儿子,那个逆子肆意妄为惯了的,受到点惩罚也是应该的,赵先生打得很好!”王奎说道。
  “既然凌霜月小姐找到了属于她的真爱,那我祝福她和赵先生能够幸福。”
  众人均是不可思议。
  他说赵君昊打得好?赵君昊可是让他王家断子绝孙了啊!
  这才多久,王奎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到底发生了什么?
  劫后余生,凌霜月长出了一口气,她跟父母都是用奇异的目光看着赵君昊。
  难道,是因为他?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这时王奎注意到赵君昊深深看了自己一眼,又看看眼角泪痕还没干的凌霜月,王奎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我说你们怎么办事的啊?凌霜月小姐不是你们凌家人吗?你们就因为我一句威胁,就逼着她离婚嫁给我儿子,也不帮她想想其他办法,你们还是人吗?”
  “要是因此毁了她一生的幸福,责任你们担待得起吗!?”
  一番话,说得凌家众人哑口无言。
  姓王的是不是受刺激太重,疯了?
  “还不快给凌小姐道歉!?”王奎音量陡然又提高一倍。
  碍于场面,凌家不少人只好不情不愿的说了句:“对不起。”
  凌霜月诚挚道:“王总,谢谢你能够通情达理。”
  扭头对母亲道:“妈,王少爷留下的聘礼,还给他吧。”
  “别,不用!”王奎十分识趣的说道:“这钱不用还了,就当我送给赵先生和凌小姐的新婚贺礼。”
  “真的呀!哎哟,这,这可太谢谢了。”凌霜月母亲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了,从低落的谷底到欣喜的谷底,她感觉眼前的一切像是做梦一样不真实。
  直到王奎走了,凌家众人还处于懵逼状态。
  王子波被赵君昊断了子孙根,王奎竟然不报复,反而过来祝福赵君昊和凌霜月,世上真有这么通情达理的人?
  而且五百万礼金都不要回去,直接当做贺礼送了,这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看他的样子,好像对赵君昊挺怕的。
  难道这劳改犯,真是什么人物不成?
  凌霜月父母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对赵君昊的态度不由得缓和了些。
  “赵君昊,你是怎么说服王总的?给我们说说。”
  赵君昊还未开口,胡伟忽然笑出声来。
  “你们不会真的以为,王奎是怕了赵君昊,才转变态度的吧?”
  他一吱声,大家想起来了,先前老太太拜托过他帮忙,他给家里打过电话呢。
  “老公,你的意思是公公帮忙解决了这件事?”凌雨菲目光大亮道。
  “那是自然,不然你以为,凭他赵君昊,有什么能耐让王奎这样?”胡伟傲然道。
  “哈哈,说得对,还是老公你厉害!”凌雨菲大笑,耀武扬威的瞪了凌霜月一眼。
  “哎哟,我就说嘛,一个劳改犯而已,除了吹牛逼能有什么能耐?”
  “果然是还是小伟强啊,差点就被这劳改犯给抢了功劳了。”
  “老三,你们一家可都得好好谢谢小伟和雨菲,没有他们的帮忙,你们现在指不定遭多大罪呢!”
  凌家众人纷纷说道。
  凌霜月父母脸色黯然,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真是白高兴一场了!
  “果然啊……”看了赵君昊一眼,凌霜月轻叹口气。
  心头刚升起的一点希望,破灭了。
  不过,这样才是正常的吧。
  赵君昊一阵无语。
  怎么就突然变成胡伟的功劳了?这伙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王奎已经走了,赵君昊也没他联系方式,一时还真没法揭穿胡伟的谎言。
  “拿来吧。”这时,凌雨菲忽然伸出手。
  “什么拿来?”凌霜月母亲一脸茫然。
  “别装了!五百万礼金,拿来。”
  “这礼金是王总用来祝福霜月的,为什么要给你啊?”凌霜月母亲不乐意了,有了这五百万,家里的日子能改善不少呢。
  凌老太太发话道:“这钱,应该给雨菲。要不是小伟通过家里的关系,帮忙解决了这件事,你们家现在人都搭进去了,哪还能剩下来钱?”
  这话得到凌家老大众人的一致赞同。
  “妈说得对,这钱应该给雨菲和胡伟。我看除此之外,你们还得表示表示,请他们吃顿大餐什么的。”
  “就是,没有人家的帮忙,你们能像现在这样平安无事么?人要知道感恩。”
  凌霜月母亲脸上阵青阵白,但不管别人怎么说,她还是不舍得把这么大一笔钱交出去。他们家,真的太需要这笔钱了。
  “好,不给也行啊。以后有什么事,可别想让我们家雨菲和小伟帮忙,我们走!”凌雨菲母亲说着,拉着凌家老大就走。
  “别啊,大哥大嫂,这钱我们给了就是了。”无奈之下,凌霜月母亲慢吞吞将银行卡掏了出来,恋恋不舍递给凌雨菲。
  凌雨菲顿时得意无比,晃了晃银行卡:“老公,你的那一份我也替你收着哦。”
  胡伟笑道:“没问题,我的就是你的,你要星星我都给你摘下来。”
  这话又引得众人一阵吹捧。
  “别秀了,搞得我都羡慕了。”
  “哎哟,上哪找这么好的老公去哦。”
  “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比人与狗区别还大,看看小伟,再看看某人的老公。人比人,该死啊!”
  “霜月,不是我说你,以你的条件,配得上更好的老公。”
  “你一时被骗可以理解,但要及早醒悟啊。”
  “老三,你们也多劝劝。”
  凌霜月父母一阵尴尬,看看别人家的女婿,再看看自家的女婿,恼火得想杀人!
  赵君昊呵呵一笑:“你们怎么就知道我比不上胡伟?就他也有资格跟我比?”
  众人一愣,随即爆发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这家伙在说梦话呢?”
  “小伟当然没资格跟你比,谁有你坐过牢的人厉害啊!”
  “你给我闭嘴啊!”凌霜月母亲使劲拉扯了赵君昊。
  都这时候了,还在这吹牛说大话!还嫌自家丢人不够吗!?
  就在这时,一阵高声呼喝响起。
  “华夏银行杨行长,给凌家小姐送来礼物。”
  “凤舞九天,白金耳坠一对。”
  “龙凤呈祥,翡翠手镯一双。”
  “五行祈福,星钻项链一条。”
  “现金六百六十六万。”
  ……
  一个个人进门,一样样珍贵的礼物送上,凌家上下一片鸦雀无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