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区区五千万

  一件件价值昂贵的礼物被放下,一屋子人眼珠子都看直了。
  这些礼物总价值,加起来超过两千万啊!
  这手笔,实在太大太大。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赵君昊。
  这家伙信誓旦旦说胡伟没资格跟他比,难道这些礼物,对方竟是冲着他的面子送给凌霜月的?
  “劳驾,我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要送这些礼物过来啊?”凌老太太心惊胆战问。
  “我们只管送礼,其他一概不知。”对方微笑着回应了一句,说完,一行人迅速离开。
  华夏银行杨行长?不错,这家伙还挺会来事的。
  赵君昊知道,杨建兴多半是怕自己被银行的服务激怒,从而转移资金,所以下血本来讨好自己。
  这一招还挺奏效的,赵君昊很满意。
  “我说胡伟没资格跟我比,你们不是都不信吗?现在怎么样?”他淡淡开口。
  凌家众人哑口无言,每一个人脸上都是火辣辣的,好似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刚刚还大肆嘲讽人家呢,结果转瞬间情况就来了个大转弯。
  即便很难接受一个穷逼劳改犯,能有这种能耐。但在铁一般的现实面前,每个人都不得不服。
  凌雨菲恼火道:“你怎么就能肯定,这些礼物是送给凌霜月的?你凭什么让杨行长给你这么大面子?”
  她是真的嫉妒啊,这么豪华的礼物,她还从来没有收到过。
  另外也是真的不相信,这些礼物是人家看赵君昊面子送的。
  赵君昊冷冷道:“对方直接送到霜月家里来,不是送给霜月的,难道是送给你的?”
  这话一下就点醒了凌雨菲。
  “你别说,还真有可能是给我送的!人家只说是送给凌小姐,又没说是凌霜月!”
  她目光一亮,将胡伟拉过来。
  “老公,这是不是公公特意托杨行长送过来的,特意为我们的订婚,给我一个惊喜?”
  胡伟一拍大腿。
  “哎哟,还真有可能!我家最近生意扩大,我爸的确跟杨行长有些来往,我打个电话问问。”
  他出了门,不到三十秒又回来了,喜笑颜开。
  “老婆你猜得没错,是我爸托杨行长送的!”
  “啊!”
  凌雨菲大声尖叫起来,双眼放光叫道:“那这些礼物都是我的了!”
  她得意洋洋的冲赵君昊道:“听到没有?还以为是你的面子?真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说出这种话的!你个劳改犯,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啊!”
  又惺惺作态的安慰凌霜月:“抱歉哦堂妹,堂姐的命就是比你好,没办法,你羡慕也羡慕不来的。赵君昊要真是那么有能耐,我也不至于把他甩了。”
  赵君昊目光逼视着胡伟:“你确定你爸说了,这些礼物是他托杨行长送的?”
  被赵君昊这么一质问,胡伟有点心虚。
  他刚才根本就没打电话,只是主观的认为事实就是那样,所以连求证都懒得求证了。
  随即他一阵火大,妈的竟然被这小子给震住了,丢人啊!
  礼物不是老爸送的,难道还真是他个穷逼劳改犯送的?开什么国际玩笑!
  凌雨菲已在让爸妈帮着搬礼物了,一边冲赵君昊翻白眼:“你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你还以为人家杨行长是冲你的面子?你一个劳改犯的面子算个屁!”
  赵君昊大声道:“礼物都不准动!胡伟,你现在再打一次电话,如果你爸真那么说,我就……”
  话没说完,凌霜月母亲使劲推赵君昊一把:“你够了!还嫌我们家丢人丢得不够吗?再说一句话,我拿菜刀砍死你!”
  凌老太太几人都捂着嘴笑。
  赵君昊无奈叹了口气。
  不过看凌雨菲一家卖力的搬礼物,又有些好笑。
  等真相大白,他们不得不把这些东西原封不动送回来,脸色一定很好看。
  不多时,凌雨菲一家搬了礼物,趾高气扬的去了。凌老太太等人也纷纷离去,家里顿时安静下来。
  赵君昊借口去了洗手间,拿出电话打给雷阳。
  “杨建兴是不是从你这打听过我的消息?”
  “是啊昊哥,他说,想给你送点礼物结识一番。我就把你跟你凌小姐的事儿跟他说了,昊哥你不会怪我吧?”
  果然是这样!
  胡伟那无耻之徒竟然信誓旦旦说礼物是他送的,简直不要逼脸!
  “没事,就是老杨送礼物的时候没说明白,礼物被凌雨菲拿走了。你跟老杨打个招呼,让他找个时间把礼物拿回去,送给该收的人。”
  “这……卧槽!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霜月,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堂屋里,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凌父,沉声开口。
  “王子波再不堪,起码能让你生活富足,衣食无忧。可是这个家伙能给你什么?除了耻辱和麻烦,还有什么!?”
  “就是啊霜月,你怎么这么糊涂呀!”凌母也大叹道。
  夫妻俩本以为女儿嫁给王子波那种人,已经是最大的不幸,谁能想到没有最不幸只有更不幸!
  这个劳改犯,比王子波还不如啊!
  赵君昊这时回来了:“叔叔阿姨,我已经问过了,那些礼物是送给霜月的,凌雨菲他们很快就会把礼物送回来的。”
  沉默许久的凌霜月,忽然爆发似的大喊:“赵君昊!你有完没完啊?你要吹牛逞能到什么时候?你能不能认清现实,脚踏实地!?”
  人家都求证了礼物是谁送的,而且东西都搬走了,你还在这自己骗自己,有意思吗!?
  这一刻凌霜月对赵君昊十分失望。
  本以为这是个痴情老实的人,虽然坐过牢,但为人起码可靠。
  可是从始至终,他嘴里没一句实话!就知道胡吹,自我陶醉!
  “还跟他废什么话?你滚啊!”激动的凌母上来就推搡赵君昊,一边对凌霜月说:“霜月,你赶紧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
  “叔叔阿姨,我没说谎,我能给霜月幸福……”实话没人信,赵君昊有点无奈。
  “你能个屁!”赵君昊的保证被暴怒的凌母打断。
  “你一个劳改犯,有前科连个好工作都找不到,以后说不定还得靠霜月养着!还敢扬言给霜月幸福?”
  “我知道空口白话叔叔阿姨你们不信,我可以证明。”
  凌母怒极反笑。
  “证明?你怎么证明!?好啊,你说你有能力,五千万!现在立即给我拿五千万出来,我二话不说把霜月嫁给你!”
  “关键是,你能么!?”
  令凌父凌母惊讶的是,赵君昊竟然点了点头:“我能。”
  凌父凌母仿佛听到天方夜谭:“你能个屁!就会信口胡吹!我看你连五千万是什么概念都不知道!”
  “这张卡随时可以取出五千万,可以证明我的实力,也能证明我没有说谎。”
  “你们随时可以拿这张卡去刷,想立即求证,也可以直接通过手机银行。”
  赵君昊将至尊黑卡放在桌上,然后把手机也放在桌上,平淡说完这番话。
  因为担心凌霜月一家更不信任,他把五百亿说成五千万。
  凌霜月一家三口看着桌上的银行卡和手机,齐齐愣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