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她会站起来,然后狠狠地踹你一脚

小说:护花状元在现代作者:梁少
    更新时间:202-2-0
    萧阳被这从天而降的书本惊了一跳,瞄了眼紧闭的房门,随即俯身拾起了书本。
    “上下五千年?”虽然字体有些不同,但是萧阳还是勉强认了出来,手心传来沉甸甸的感觉,心情遏制不住激动了几分,答案马上便要揭晓。自己手中拿着的便是这个世界的历史,自己究竟处身何方,很快可以水落石出。
    轻轻翻开书本的前面几页。
    “唐朝?”萧阳激动得快要跳了起来,这个字眼说明了,自己依然还是在原来生活的那个世界,唐朝过后,不正是宋朝吗?萧阳所在的年代,是宋仁宗为帝之时。
    萧阳飞快地翻页,神色从一开始的激动,到后来的震惊,然后到神色发白,紧接着麻木,手脚冰凉……
    “清……清朝!”
    萧阳几乎要晕了过去了,脑海紊乱一片,嘴唇哆嗦了几下,“我竟然在宋朝以后的世界出现了?难怪这里的一切都如此神秘,原来,都是数百年后的产物……不!还不止!”
    短短的半个小时内,萧阳的人生跨越了数个朝代,额头冷汗直冒,背夹也湿透一片。
    啪!
    萧阳双手冰凉地合上了书本,猛地晃了下脑袋,冲到卫生间去,用冷水泼了下脸,对着前面的镜子,映入自己的脸庞。
    “不是做梦……我竟然真的从宋朝,来到了这个未来的世界!”
    萧阳真的难以置信,粗略算了下,“而且将近一千年!”
    萧阳强行支撑着快要晕过去的身体,重新坐在沙发上,努力地回想着,自己跳下悬崖的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良久,沙发上,一道身影宛若石化般僵硬地坐着。
    穿越一千年,这样的事实,萧阳一时间真的难以接受。
    咚咚咚!
    一声清脆的铃声将萧阳从呆滞中惊醒。
    唰地站了起来,萧阳目光四处环视下,并没有察觉到声音的源头,正疑惑的时候,铃声再次响起。
    房门打开,君铁缨坐着轮椅轻缓走了出来,目光落在萧阳身上,“为什么不开门?”
    “开门?”萧阳疑惑了一下,顿时恍然大悟,大步走到了门前,打开了大门。
    “你是谁?”萧阳还来不及出声,门外便传来了一声冷喝,语气颇为不善。
    萧阳目光打量了下眼前此人,二十来岁的青年,衣服光鲜亮丽,手中带着一个金光闪闪的手表,论英俊,能比得上自己三分风采。
    “你找谁?”萧阳反问,据她所知,除了白素心、君铁缨外,公寓的第三间房间住的是她们的大姐,很显然,这位青年人是外来客。
    沈成文眼眸更加不善地盯着萧阳,萧阳所知道的,他自然更清楚。
    三女所住的地方,怎么会出现男人?
    “我找柔缨。”
    “柔缨?”萧阳疑惑了一下,难道是铁缨的姐姐?旋即摇头,“她不在。”
    “哼!”
    沈成文此时已经在门口到了里面的君铁缨,狠狠地瞥了一眼萧阳,旋即面容换上了一副微笑,跨步上前,“柔缨,我来了。”
    君铁缨眼眸平静,淡淡地着窗外,“这里没有柔缨这个人。”
    沈成文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微笑上前了几步,“伯父让我来接你回去。”
    原来是老相识了。萧阳了眼两人,自觉着没有出声,走到了沙发前坐下,饶有兴趣地着儿童节目。
    一千年后的世界,有太多需要自己去适应的东西。
    “沈公子,这是你第九十九次来了。”
    “可是你已经拒绝了九十八次。”
    “这次不会例外。”
    “可我不愿有第一百次。”沈成文的语气忍不住加重了几分。
    君铁缨眼帘毫无波澜。
    “只要你不来,就不会有。”
    “…………”
    沈成文上前几步,直接走到了君铁缨的对面,注视着其眼睛,淡声说到,“柔缨,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斗这一口气……”
    “我姓君,你姓沈。”
    “可你别忘了,你父亲早已经将你许配给我!”沈成文声音不禁扩大了几分,目光落在了君铁缨的下身,一丝鄙夷之色一闪而逝。若不是家族利益,自己根本用不着来追一个残废的女人。
    君铁缨目光平静,“我是我,他是他。”
    面对着君铁缨这样的态度,沈成文真的无计可施了,也正如刚才君铁缨所说,他已经被拒绝了九十八次,所有的柔和手段都用完了。目光漠然地着君铁缨,半响,深呼了口气,沈成文轻缓出声,“君柔缨,你以为……你这辈子真的还有站起来的希望吗?”
    闻言,君铁缨坐在轮椅上的身躯猛地颤栗了一下,平静的双眸如同石子落下湖面,波澜顿起,白皙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轮椅两边,良久,声音冰冷地道,“我能不能站起来,与你无关!”
    沈成文摇头一笑,笑容流露出冰冷之意,眸子带着怜悯地俯视了眼下方那起来柔软无比的身躯,“这些年君伯父请来了全世界最好的专家,哪个不是给你判定了死刑?而你,却始终抱着这子无虚有的缥缈希望。能站起来?笑话!君柔缨,睁开你的眼睛,面对现实吧!”
    “你永远都无法站起来!这张轮椅将追随你一辈子!”
    “下嫁沈家,是你唯一存在的价值!也是你唯一能够为你父亲做的事情。你顺从也好,反抗也罢,只要时机一旦成熟,不用我来,你父亲自然会派人接你回去。”
    “白家的两姐妹,不可能保得住你。”
    既然已经话说到了这份上,沈成文也不在乎撕破脸面,反正自己娶眼前这残废女子,不过是家族联姻的手段罢了,“我将你捧在手上,你就是女神,将你扔到地上,就是一堆无人问津的残花。”
    君铁缨浑身不断地颤动着,显然,沈成文的话已经让她无法再保持平静,内心紊乱成一片,双手紧紧地攥着轮椅,低垂着脑袋,发丝凌乱,着纯白色毛毯下盖着的毫无知觉的双腿。
    啪!
    一滴眼泪浸润了纯净的毛毯。
    “你永远都无法站起来!”
    “你永远都无法站起来!”
    那犹如恶魔的声音在君铁缨的耳边缭绕,回荡,刺激着其细柔的神经,宛若柔弱的鲜花在狂风暴雨中摇摆着……
    她很想反驳,却无法反驳!
    沈成文说的虽然字字刺耳,却都是事实。
    浑身颤动。
    沈成文目光俯视着君铁缨,嘴角微微翘起了几分弧度,“人,应该清自己的命运。”
    “可惜,你却没有清自己的命运。”
    突兀地,一道声音从沈成文的身后响起,面容英俊的身影徐徐跨步上前,径直走到了君铁缨的身旁,伸出手来,轻轻地拍了下起娇柔的肩膀,旋即徐徐抬眼,眼眸如刀。
    “君铁缨不会永远都坐在这轮椅上。”
    “她会站起来,然后……狠狠地踹你一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