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3章 攻城,逃

    呵,他们穿着重甲,大楚贱民的箭力道不够,休想射伤他们。
    然而,他们高兴得太早了。
    不多时,戎兵里就暴发出一阵恐怖的叫声:“啊,腐虫,是腐虫!大楚贱民在长箭上绑了腐虫!”
    “啊,快,快把我身上的腐虫弄走!”
    “钻进去了,腐虫钻进去了!”
    一时间,戎兵大乱,进攻阵列停了下来,有不少戎兵是满地打滚、或是拍打身体、或是侧着脑袋,拍着耳朵,想把耳朵里的腐虫拍打出来。
    金都立刻见状,立刻把大楚将士用虫箭攻击的事儿告知勒木钦。
    “无耻!”勒木钦听得大怒,恨极了所有大楚人,而他之所以会这么愤怒,是因为大楚军民在大戎人眼里一直是羔羊,是一群任由他们宰杀的羔羊。
    如今羔羊们造反了,竟然敢反击?竟然有本事反击?!
    “传令下去,让勇士们继续进攻,谁敢停下来,就地格杀!”勒木钦是开始对麾下戎兵不满了,一群废物,不过是腐虫罢了,他们怕什么?
    然而,勒木钦今晚才刚刚烧死一大批身有腐虫的戎兵,整个营地的戎兵都知道了腐虫的可怕,也知道腐虫无药可解,他们能不怕吗?
    虫子钻进体内,撑爆肚皮而死……谁也不想死得这么惨啊!
    “是!”金都应着,立刻传令下去:“所有勇士继续进攻,一个时辰内攻破兴安府!谁敢停下不动,就地格杀!”
    金都虽然可怜身中腐虫的戎兵,可他也是戎人,到了关键时刻,是不会对扰乱军心的戎兵心软的。
    见命令下达之后,还有戎兵在地上打滚,想要拍掉身上的腐虫,是目露凶光,直接派出骑马砍杀那些戎兵。
    砰砰砰的马蹄声响起,骑兵们是直接从这些戎兵的身上踩过去,戎兵没有被踩死的,是立刻举起长刀砍杀。
    “啊——!”
    一时间,惨叫声四起,数百戎兵就这么被杀死。
    不过杀了一批戎兵后,其他身中腐虫的戎兵是冷静下来,举着铁盾跟长刀,口中嗷嗷叫着,朝着兴安府冲去。
    “将军,戎人不怕腐虫,他们到护城河了!”瞭望台上,将士是朝着城楼大声禀告着。
    梁将军听得脸色一变,不过听说护城河里是撒了毒的,且护城河下也有机关,戎人无桥,想过护城河必定会死上一批戎人!
    可惜这里不是南边,护城河的水根本淹不死人,戎兵也不傻,知道大楚的护城河里有机关,是搭云梯做桥,戎兵直接从云梯上过了护城河。
    可辎重却无法上云梯,可戎人不怕死,那些身中腐虫的戎兵是推着辎重下河,不顾毒药跟机关的绞杀,是死了一批人后,终于把攻城辎重送到城楼下。
    “放箭,射死推攻城锥的戎兵!”梁将军是脸色煞白,差点就跌坐在地。
    完了完了,要是让推着攻城锥的戎兵来到城门口,不用半个时辰,戎兵就会把城门撞破!
    嗖嗖嗖!
    将士们是立刻张弓搭箭,朝着推攻城锥的戎兵射去。
    可这些戎兵身上所穿的重甲是比一般戎兵厚实,大楚的箭根本射不穿重甲。
    “撒毒药啊!”鲁大夫是急得不行,打开药箱,直接把毒药包给投下去,接着是把毒药包分给弓箭兵们:“别抻着了,如今只有用毒药才能拦住他们!”
    不然全城的人都要遭殃。
    “让开,你们不用我们用!”雷家三管事是一把推开发愣的将士,躲过毒药包后,绑在箭上,朝着城下推着攻城锥的戎兵杀去。
    雷家商队的兄弟们、酆家镖局的人也是抢过毒药包,绑在箭上,射毒箭。
    嗖嗖嗖!
    嘭嘭嘭!
    毒药包崩开,毒药飞散,是毒死一片戎兵。
    “无耻贱民!”金都大怒,指着一批戎兵道:“第二批攻城兵上!”
    第二批攻城兵听罢,立刻冲过去,继续推着攻城锥。
    雷家三管事看得眉头大皱,是道:“戎人这是要填兵攻城!”
    这回怕是要完。
    三管事看出了戎人无论死多少戎兵都要攻破兴安府的决心,立刻吩咐身边的兄弟:“赶紧回去通知老夫人跟大总管,让他们准备着。”
    得准备跑了,不然老夫人跟家眷们会死在城里。
    “是。”陈良听罢,立马转身离开。
    可他刚离开不就,就听见嗖砰两声,一支弩箭从城外射来,是射穿三管事的身体,直接把三管事钉在城楼的墙壁上。
    “三管事!”陈良大惊,想回去救三管事。
    三管事道:“喊个屁,老子还死不了,赶紧回去报信!”
    刚吼完就吐出一口鲜血。
    “快,围住三管事!”鲁大夫是赶忙朝着雷家商队的兄弟们喊着,大家伙立刻用铁盾围住三管事,挡住再次射来的箭雨,这才救了三管事一名。
    陈良也差点被箭雨射中,是躲过箭雨后,赶忙下城楼,骑马奔去告知雷冒和高雷氏。
    ……
    别院里,顾锦里是让人把韩氏母子三人给接来,还有郭夫人、匡氏、路氏等人,全部接来主院。
    “呜呜呜,哥哥,怕!”可能孩子比较敏感,牛七金是抱着包福康哭了起来。
    “不怕不怕,大家都在这里,没事的。”包福康一个沉默寡言的小孩子,跟着牛五金混久了,也被磨得爱说话了,是哄着七金。
    “七金不哭,给你糖果吃。”顾锦里是拿出一块饴糖,喂到牛七金嘴边,可这孩子被她吓过,是不吃了:“苦,难吃!”
    “这回是真糖,很甜的,快吃。”顾锦里说着,直接把饴糖塞进七金的嘴里。
    嗯!
    七金眼睛大亮,立马不哭了,因为糖果真的是甜的。
    “三郎媳妇,前些天戎人攻城都是半夜,今晚咋这么早就开始攻城?听这动静很不对劲啊。”匡氏是扶着林二左媳妇,忧心忡忡的问着顾锦里。
    顾锦里道:“大家不用怕,你们身上都有我给的毒药,也有武器,该怎么做我也跟你们说过了,我会尽量护送你们出城。”
    这话说的,纪贞娘都快吓哭了。
    可她不敢哭,顾小鱼警告过她了,要是要命的时候她敢哭,她就把她给扔下。
    “三郎媳妇,大家都准备好没有?”高雷氏已经见过陈良,得到戎人今晚要誓死破城的消息,是匆匆赶回主院说道。
    顾锦里点头:“都准备好了,只等消息。”
    要是城池受不住了,她们就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