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人才辈出蜀都狱

小说:末日拼图游戏作者:更从心
    (为白银大盟随机不能用加更,完成进度27/100。)
    无论是恶改也好,净善也罢,只要你不想等死,只要你想越狱,你们都是我白某人的好朋友。
    白雾退后一步,摆脱了这位金发大波浪勾人的手指。
    他看着大波浪,眼里已经有了数据。
    【辣妈,我喜欢这个辣妈,虽然她稍微老了点,而且过于辣了点。作为一个失去了孩子一心寻找自己孩子的恶堕,她被困在的地方是一个记忆不断循环的区域,如今被关在了监狱里,倒也不失为一种解脱。
    在这座监狱里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她牵绊,她早该出狱了,但之所以没有出狱,想来原因你也能够猜到了。
    九级变异体,完美级畸变词条,狮之领域。你会有机会欣赏的,可带劲了。】
    失去了孩子的母亲,执意寻找自己的孩子,这让白雾想起了矿洞区域,第一次见到旅行者时遇到的电话脸。
    能够靠与人通话,强制杀死对手,看起来很可怕的恶堕,却在寻找着自己的妻子。
    “都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大姐,你会找到你想要的人。”
    金发大波浪一愣,找到孩子这件事她根本没有对下属提过,在所有人看来,大波浪是恶改派里最恶的那个。
    人们都想知道她真正的牵挂是什么,她至今没有离开这座监狱,没有成为完全恶人的原因是什么。
    白雾虽然没有明说,但这一句话莫名就让大波浪整个人的气场降下去了。
    于是白雾顺便扫了一眼那个额头刻有钱字的光头男人。
    【你找到了一个靠谱的中年光头,想办法拉拢它,这可是个人才!它虽然一度对金钱感到过迷茫,但最终还是选择信奉着金钱就是力量,金钱就是时间,钱中自有颜如玉,钱中自有黄金屋。它是一个很有趣的杀手,生前便是一个恪守信条之人,成为恶堕之后,依旧是一个恪守信条之人,诚信就是他没有舍弃的善。
    你说钱在末世有什么用?我只能告诉你在它的据点里藏着一台寄灵的购物机,这台机器因为没有货物一直被嫌弃,末世降临,人们搜寻物资都不肯来找它,于是它愤怒地寄灵了,寄灵成你给我钱,我就能给你变出物资的宝贝!任何在塔外塔内的各个势力的流通货币,都可以!
    八级变异体,完美畸变词条:契约精神。这个词条虽然是完美级,但却是类似超怨气化形一个等级的s+完美级词条,我为什么要特别提到这个词条呢?因为契约精神会根据你支付给光头的金额,提升光头的势力,无上限。】
    白雾内心惊住了,果然秃子就没有一个好惹的。难怪普雷尔之眼的备注弹出这么多。
    很久没有遇到八级恶堕,让他都下意识忽略了九级恶堕之外的群体,但仔细想想,百川动物园的小京也才七级,却装备了不少词条,让全动物园的怪物们害怕不已。
    而这个额头刻有钱字的秃子……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工资到位,井字干废?
    当然,真要让它去对付井字级的,那工资可能是自己活到大结局都支付不起的。
    不管是光头还是光头的购物机,白雾都很馋,他也留意到,光头既然这么强,还能服从大波浪,想必大波浪的狮之领域也是很变态的词条。
    “我在监狱外有很多钱,很多很多钱,我总是不知道这笔钱该怎么花,你知道的,我们这种随便犯下几十页罪行的犯人,别的不多,就是仇人和钱多。”
    本来就要骂白雾的光头,听到白雾这么一说,忽然开口,和颜悦色的说道:
    “世人都太浮躁,此情此景知己难寻,我也曾在金钱中感到迷茫过,后来我终于顿悟,我看这位先生似乎也很迷茫?”
    “迷茫啊,特别迷茫!”
    白雾一脸被人说中的惆怅,继续说道:
    “等到将来一起离开监狱,你可得好好跟我讲讲。”
    【光头好感度+100。干得漂亮,但如果你没有钱的话……】
    普雷尔之眼很是时候的给到了一个备注,白雾想了想,自己还算有点小积蓄……
    大波浪辣妈还在思考白雾的那句话,光头则有一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
    白雾趁机看向另一边的两个人。
    【亲眼目睹了父母亲朋惨死的少年,在巨大的负面情绪冲击下,它成为了武器人,全身上下的武器可不止你看到的头上的巨型左轮枪,藏在囚服长袖里的还有两挺南无加特林菩萨。
    它想要保护身边的每一个人,这成为了它的执念,但在执行了绝对的复仇之后,它变得空虚寂寞。死去的人不会复活,再也没有了想要守护的人,让它困惑不已,直到不久前进入了监狱……
    九级变异,普通畸变词条:热反应免疫;稀有畸变词条:后坐力消除,稀有畸变词条:自动锁头,完美畸变词条:无限弹药无需换单无尽武装。友情提示,最后这个词条是一个词条,并不是三个词条。】
    白雾对这间监狱的兴趣瞬间提高。
    “你说话的话,会不会忽然对我开枪?”
    “哒哒哒,哒哒。”武器头说道。
    白雾听不懂,这个时候旁边的两张嘴说话:
    “他说你个臭篮子虽然罪大恶极,但只要你没有选择在梦里杀死你所剩无几的家人,你还是有资格加入我们的,你个傻%!”
    忽然被人这么骂了一通,白雾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就听见两张嘴的另一张嘴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朋友说的是,它上了保险栓的,不会对你枪,监狱里的人应该拥有信仰,虽然您犯下了许多罪孽,但只要您有信仰,没有被牧师蛊惑,您就是我们的朋友!”
    骂人的嘴来自两张嘴的本来的那张嘴。而道歉的嘴,来自心脏位置的嘴。
    【这也是一个有趣的家伙,因为生前总是喜欢爆粗口,阴阳家,国家一级抬杠员外加祖安原住民,导致周围的人都不喜欢它。
    在末世降临后,它因为自己的言语过于歹毒,骂走了自己的队友,导致队友不幸惨死。沉浸在悲痛中的它对自己痛恨不已,明明内心不是这么想的,明明也想要好好说话的,可就是话一出口,就把心声变成了骂声。
    于是它变成了恶堕,恶堕化之后,心脏的位置多了一张吐露真心的嘴,咱们就叫它有口无心好了。
    七级变异体,畸变词条:当头一棒。稀有畸变词条:情绪叠加。完美畸变词条:言语破防。】
    难怪这个人会让自己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好家伙,言语能够让对方物理破防?
    我的老盘古,这个监狱里到底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才?
    白雾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觉。
    净善派自然不必多说,都是带善人,它们大多不愿意在梦魇轮盘的作用下杀人。这意味着这些人就算是变成了恶堕,也有着严格的自我约束。
    恶改派呢?恶改派比较注重实际,它们愿意让自己变得残忍邪恶,但始终没有出狱,也代表着这群人都有着自己坚守的东西,绝对不能割舍的地方。
    这些人或许不善良,但也坏不到哪里去,相反,它们的狠厉或许能在自己的越狱大计里,起到一定的作用。
    “我叫白雾。新来的,看样子你们都是来招募我的?”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他说我们招募你是给你个小别致面子,希望你不要不识好歹!”两张嘴翻译道。
    随即它非常歉然的捂住了上面的嘴,用胸口的嘴说道:
    “对不住对不住!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我朋友的意思是,我们很希望您能加入我们!”
    “哒哒!”
    白雾这次不用听翻译,这两个字大概约等于——是的。
    然后大波浪说道:
    “你既然能够犯那么多罪孽,梦里头杀人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吧?这群宁死也要保住人性的家伙,都是一群腐朽该死的呆子!小帅哥!到我这里来!”
    其他狱舍的人都看着白雾,从来没有新人会是白雾这样的,能够让两个派系的首领和副首领过来直接抢人。
    白雾笑了笑,说道:
    “也就是说,因为我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恶,你们都很想招募我?但是动机呢?为什么犯的罪越多,越想招募我?”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武器头一脸认真的发表着白雾听不懂的话。
    两张嘴的祖安嘴非常想说话,但是被双手死死捂住,而胸口的礼貌嘴说道:
    “它是说监狱里有一条来自前前前前前狱友留下的信息。”
    信息?以前的犯人留下的?白雾问道:
    “什么信息?说来听听。”
    金发大波浪不想让对面抢风头,便也补充道:
    “是关于监狱典狱长的,据说只要罪行超过典狱长,在这里能够坚持十天,就能够成为新的典狱长。而只有新的典狱长……能够将这里的善恶规则更改回原本的模样。”
    这个说法让白雾一愣。
    【假的。不要问我为什么,问就是我全知。】
    备注瞬间弹了出来。
    白雾笑了笑,他本能就觉得这条信息有逻辑上的矛盾。很快猜到,这条信息可能就是典狱长或者牧师留下的?
    首先一个罪大恶极的恶堕,根本不可能被监狱关进来,如果关进来十天,恐怕也早就无“罪”释放了。
    假设没有无“罪”释放,那么十天后,它如果相信了这个规则,就代表着它需要加大自己的罪孽。
    但监狱里的犯人还能怎么犯罪呢?那自然是迫害监狱里的其他人。
    好狠毒的一条规则。
    白雾忽然懂了,狱警,典狱长,虽然都是恶人,但它们也必须遵守监狱的规则,包括二层的医生,和三层那个能够折磨灵魂的人……它们不能直接杀死犯人!
    这个谎言的意义,便是让监狱里那些被恶念侵蚀的人,做出更过分的事情,迫害其他人。
    只是看起来……净善派和恶改派竟然都离谱的相信这一点?
    这让白雾觉得不可思议……但转念一想,也许真的是它们被监狱折磨的太惨了,想要活下去,处于绝境和扭曲中的它们,只是想要得到一点希望。
    “我懂了,因为我犯下了许多罪行,你们认为我只要在这里坚持过十天,就能够成为新的典狱长?到时候就能放宽一些政策?”
    “是的,我们都是恶堕,无法离开一些区域,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反正是无止境的活下去,但即便如此,我们也想活下去……我们不想死!几百年都熬过来了……至少不愿意死在这里!”
    白雾感觉到了一点沉重感,但内心也有一些开心。他喜欢那些愿意努力活着的人。
    说到底,这群人不过是想带着自己最后想要守护的东西活下去……这些人生前,都有着闪光点,哪怕是光头杀手,起码也是一个注重诚信契约的人。
    这些人大概是还知道了一些监狱的事情,认为自己无法离开?
    “哒哒哒哒哒哒哒!”武器头又是一脸凝重。
    当然,它其实没有真正的表情,白雾只是从枪口里冒出的声音语气来判断。
    “还愣着干什么,别给脸不要脸,赶紧拒绝对面这两个傻篮子的要求!不然老子发誓把你的头按进马桶里做刷子用!”
    “啊啊啊啊啊……我真是该死!我怎么能说出这么过分的话……”
    两张嘴一个不留神,没管住上面的嘴,又开始喷人了。
    “金钱让你我相遇,我相信白先生一定是一个有品位的人,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光头也开口了。
    白雾意识到了自己无意中闹着玩的举动竟然让自己有了优势。
    对比以往出塔,各种地狱开局,他莫名感动,这种鬼地方竟然有了一次天胡开局!终于欧了一次!
    监狱里的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本事又大,这群人要是带去百川市?
    这个瞬间,白雾的脑海里甚至制定了一个战略计划。
    越狱离开这里,然后前往百川市与现任旅行者聂重山取得联系,再以“越狱者”的身份二次返回这里,夺取末日碎片,然后将规则消除,将犯人们解放。
    再聂重山的带领下,慢慢将大家从蜀都带向避难所。
    这是一个伟大的计划,一旦成功完成,能够为百川中学避难所带来极大的战力增幅。
    白雾抑制住兴奋,首先得想办法让这群人相信,自己的确有着某种强大的能力,值得它们如此招募,将自己现在的优势巩固。
    普雷尔之眼这次很给力,给到的备注里已经掌握了几个头目的关键信息。
    这就是装逼的资本,有了这些信息,越狱的把握就更大:
    “我感受到了你们的热情,但是既然你们都想活下来,为什么一定要彼此对立呢?”
    “呵,小帅哥,你在开玩笑吗?这群家伙放到外面不就是一群圣母?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还想洁身自好?我可不愿意跟这群怂蛋同流。”
    大波浪辣妈首先拒绝了白雾的要求。光头倒是没有发表意见,一脸你给钱我什么都可以接受的从容。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武器头非常有精神的说道。
    “你个傻……唔!”
    两张嘴瞬间捂住了上面的嘴,用胸口的嘴说道:
    “他是说,我们也不愿意跟这种为了存活,可以舍弃人性的人做朋友!谁也不知道它们是善人还是恶人!它们会不会已经残暴到可以随时杀死队友!”
    “放你娘的狗屁!”大波浪辣妈也骂了起来。
    白雾这下懂了……
    这原因还真不是什么很复杂的原因,至少不是规则造成的,确实是理念不合……这倒是一件好事。
    他点点头,心里对统一两方人更有把握了。
    嗯……监狱王,我当定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