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当万物归于一体(终章)

小说:最高通缉作者:老螃蟹

    超过方圆万里的天地灵气全都聚集而来,这种场面血刍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天地间的灵气似是受到了什么吸引,挣破了头的聚集而来宝贝儿,咱们结婚!。
    “倒地发生了什么?”
    血刍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莫问手中有着一股极端恐怖的气息,那气息瞬间就能将他毁灭,他无由来的感到一阵害怕。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血刍心中升起一股不妙。
    “给我灭吧。”
    莫问仰首望向天空之上的巨佛,眼中似乎有着无形的火焰在跳动。他缓缓伸出一只手,往虚空出一拍。
    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当头拍下的血佛巨掌直接停顿在半空中,然后一点点的溃散,不仅只是手掌,片刻的工夫,那庞大血佛整只手臂都灰飞烟灭。
    “怎么可能!”
    血刍不可置信,居然破掉了他的血佛禁术,区区一个莫问,怎么可能有这个能耐。即使元神大圆满的修士,也不可能破掉他的血佛禁术,毕竟这是他折损五十年才施展出来的血煞殿禁术啊。
    噗嗤!
    虽然仅仅是轻轻的拍出一掌,但对莫问来说似乎也相当的困难,鲜血不断从嘴里溢出,面如金纸,身体细微的颤抖,宛如风中残烛。
    无灵净火的反噬,恐怖的连苍穹之体都差点扛不住,从内到外,他的伤势越来越重,达到相当恐怖的地步,寻常的修士若是如此,恐怕早就一命呜呼。
    “不可能!你怎么做到的。”
    血刍有些癫狂,一双眼眸充斥着血丝,令人望而生寒。他的嘴角也不断有血液溢出,身体轻轻的颤抖着,似乎也不好受。莫问会受到反噬之力,血刍同样也会受到,那血佛毁掉一只手。有一部分伤害就会转移到血刍身上。
    两行血痕从血刍的眼中流出,宛如恶鬼的一般盯着莫问。
    “你必须死。”
    此时血刍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都要杀了莫问,否则这个少年将会成为他的末日。甚至整个血煞殿的末日。
    “黑白双煞,给我上,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个小子。”血刍狠狠地道,他也看出,那莫问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凭门派中的两名太上长老,足以将他斩杀。
    莫问冷冷的望着血煞殿几人,一直握在手中的千里符突然发出一道灵光,下一瞬间,他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千里之外。以前他施展千里符无法控制方向,只能无规则传送,但现在不同,他修炼出元神,可以远距离定位。直接传送过去。
    血刍受到重创,无力阻拦他,而那血煞殿的两个太上长老,又相隔他很远,也根本没有能力阻拦他,正是他逃脱的好时机。
    “传送符!”
    血刍见莫问突然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千里之外,几乎超出了他的神识测探范围,顿时面色大变。
    他手中居然有着传送符!最低品的传送符那也是千里符,转瞬就是千里。任何元神境的修士都不可能有这个速度,甚至绝大部分斗转境的修士,也没有这个能耐。
    刹那千里,或许只有斗转境大圆满娶个明星当老婆最新章节。且精通遁术秘法的修士才能做到。
    而传送符,那是连斗转境的修士都炼制不出来的宝物,只有修为达到太玄境,掌握一些空间奥秘,才能炼制出这种传送符来。莫问一个少年,手中居然有着这样的宝物!
    蓬莱仙境中。这么一块千里符,能卖出几百万灵石的高价来,毕竟这种东西,关键时刻可是能救自己的性命。
    “该死!”
    血刍紧紧咬着牙齿,这个时候指望黑白双煞拦住莫问几乎不可能,唯一能拦住莫问的只有半空中的血佛,而且机会也稍纵即逝,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根本没有犹豫与做别的准备的时间。
    可他现在,若是再指挥血佛对千里之外的莫问发动攻击,那付出的代价,远远不止五十年的修为那么简单,甚至可能把自己的命都搭上,毕竟这是禁忌之术,而且他自己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不付出代价,他也控制不了那血佛。
    “该死!想不到我堂堂血煞殿殿主会被一个小畜生逼到绝境,死中求生,那个小畜生必须死!”
    血刍紧咬着牙,他绝对不能放那个小畜生离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即使他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也绝对不能后退一步。
    心中一狠,血刍整个人顿时释放出一道璀璨的血光,那血光格外的绚丽,有着一股惊心动魄的美感,而血刍,则像是在瑰丽的血火中燃烧,整个人似乎都在融化。
    “殿主!”
    黑白双煞面色大惊,神态惊慌无比,他们很清楚,殿主那是向血佛珠祭献自己的生命,以自己的生命,化为最可怕的一击。
    与此同时,天空之上的血佛也蓦然释放出万道血光,血光笼罩在天地间,那缺失的手臂开始有缓缓恢复的迹象,同时,一股可怕无比的威压横扫千里。
    血刍以生命祭献出的力量,无疑乃是他这一生最辉煌的一次攻击。
    “果然如此!”
    千里之外,正准备继续使用千里符逃走的莫问,回头看了一眼头上的血佛,一股股惊心动魄的威压不断挥洒而下,似乎要将他凝固在原地。
    他冷冷一笑,之前他就预料到,血刍很有可能会不顾一切的拼命,不会轻易放他走,果然……
    只是,自己已经留下后手,岂能如他所愿。
    血刍并没有发现,施展千里符传送走的莫问,还有一件东西留了下来,并没有和他一起传送走。
    五雷符!
    只见血佛下面,静静地悬浮着一枚古老的灵符,那灵符之上,有着细微的雷霆在跳跃。原本这东西很显眼,但不管是血刍还是黑白双煞,所以注意力都放在莫问身上,根本没有发现这枚灵符。
    千里之外,莫问心念一动,那道五雷符顿时化为一道雷光,逆天而上,瞬间就直入九霄。与此同时,天空之上乌云密布,诡异的出现了一团雷海,那雷海里面孕育的力量,足以令任何一名元神境的修士心惊。
    轰隆!
    五雷符钻入雷海中,下一瞬间,整个雷海就化为一道雷光,猛地撞击在庞大血佛身上,毫无征兆,即使血刍都想不到,会突然遇到这样的攻击倾世宠妻最新章节。
    而且攻击力之强,简直令人骇人听闻,几乎超过了元神大圆满境界的强者全力一击。
    毫无防备的血佛直接就在雷霆中一点点溃散,转瞬间就化为飞灰,天空之上,罕见的安静了下来。
    血刍的身影凝固在原地,表情麻木,目光有些呆滞,有些不解,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血佛被毁掉,他的生命祭献自然也中断,等于他逃过一劫。但他此时的心情,却比死都难受,一旦莫问逃脱,那日后……简直不敢继续想下去。
    向莫问这种人,得罪了就必须斩草除根,否则后果将是毁灭性的。最开始血刍也没有太将莫问放在心上,毕竟只是一个年轻人而已,天赋再高,等他成长起来也要很长的时间。
    可刚才一战,他已经深深的意识到,血煞殿的危机将要来了……
    几百里之外,一处山峰上,站着一个青袍老者,此老者借高眺望,把刚才的战斗全部看在眼中。
    “好恐怖的少年,简直可怕。血煞殿这回要出大事了。”
    此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从利安城悄悄跟过来的张辉山,他此时有些后悔,没有坚定住自己的立场,勇敢的帮助那少年对抗血煞殿,失去了一个与那少年交好的机会。
    此少年,绝对不是寻常人,乃人中龙凤。且不说这样的人有什么背景,就是他自己一个人,也足以令别人畏惧。
    别看现在血煞殿追着那个少年跑,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血煞殿的人沦为丧家之犬。
    ……
    千里之外,千里符也再次发动,莫问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几个闪烁之间,就彻底不见了踪影。
    半个月后,一处叫不出名字的山林中,一个白衣青年正盘膝坐在一处山洞的洞口,面朝阳光,静静地修炼着。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利安城逃出来的莫问。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从打坐调息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此次受伤太重了,即使有生命能量以及各种疗伤丹药,恐怕没有一个月也别想痊愈。”
    莫问叹了口气,别的伤势还好说,但那无灵净火造成的反噬,即使他也感到很棘手,一时半会也不可能痊愈。
    不过他的实力,倒是恢复了八成,可以不必再躲着疗伤了。
    与血煞殿的一战,莫问最大的概况就是,自己的修为还不够,或许在外面可以呼风唤雨,但在蓬莱仙境这样的上古之地中,那就相当的不起眼了。
    可惜我没有修炼一门厉害的遁术,否则那天的战斗也不至于那么惨。
    他的速度是很快,甚至超过了血刍那样的强者,但血刍不擅长速度,赢过他根本不算什么。换成一个擅长飞天遁地的元神后期修士,他恐怕就不如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