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5章 救命粮

    殳堂听着天可汗淡漠的话,看着天可汗冰冷无波的神色,心里涌起无限悲凉:“天可汗,虫病营的勇士们已经承受太多苦难,不能再这样对他们。”
    呵,铁赫笑了,坐在狼皮铺陈的皇座上,看着殳堂:“已经烧了那么多回,你如今才来心软,是不是太迟了?”
    对,没错,他确实烧死了无数勇士,可是……
    “殳铭死了,求我来说服天可汗撤兵的时候,吼得太激动,导致腐虫破肚而亡。”殳堂哽咽的说着。
    铁赫听罢,这才变了脸色:“殳铭死了……虫病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细细交代。”
    殳堂把勇士们要求撤兵、生出反心、威胁不撤兵就冲击天可汗王帐的事儿说了。
    轰隆!
    铁赫大怒,一脚踹翻身前的桌子,直接下令:“放火,烧死这群对天可汗不敬的狗东西!”
    狗东西?
    殳堂惊了,勇士们为大戎鞠躬尽瘁,就快死了,天可汗竟然这么骂他们?
    殳堂跪了下来,行了大戎特有的趴跪之礼,也就是五体投地,求道:“天可汗,末将求您撤兵,再这样耗下去,咱们会被耗死。”
    “住口,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铁赫很愤怒,他身为大戎天可汗,亲自带兵攻打贱楚,却落得个惨败而回的下场,让大戎军民如何看他?他这个天可汗的位置还保得住吗?
    殳堂身为铁赫的心腹,自然知道他的担忧,是说道:“请天可汗先让护卫勇士们退下,末将有话要说。”
    铁赫皱起眉头,不过还是信任殳堂这个心腹的,让明处的护卫勇士全部退下,只留下暗处的死士护卫自己。
    暗处的死士皆是心腹中的心腹,能听殳堂说的任何话。
    可殳堂还是压低了声音:“天可汗,要是不撤兵,而大巫师又没有送药过来治理腐虫,勇士们定会有所怀疑。到时候天可汗、巫神、大巫师的威名都会受损。”
    铁赫听得大惊,殳堂虽然说得隐晦,可身为天可汗的他很清楚,巫神、大巫师、天可汗乃是巫神子嗣的话,根本就是骗人的鬼话,一旦被拆穿,整个大戎都会陷入大乱。
    他们这些骗子也会成为被戎人屠戮泄愤的对象。
    殳堂又道:“所以趁着勇士们还忠心的时候,咱们应该尽快撤兵。至于撤兵后会不会丢脸,让天可汗皇座不保,这个您无须担心,自有大巫师帮您说话。”
    殳堂解释道:“腐虫是大巫师养出来的,天可汗您早就传信与他,让他亲自来陇安府治理毒虫,救治勇士们,可他迟迟不来,很明显,他手里根本没有治疗腐虫的解药。”
    “既然没有解药,腐虫又是他养出来的,他要是不帮天可汗,您大可先说出他非巫神使者,而是邪祟,是来害咱们大戎的话来,把他给先弄死!”
    “不过这是下策,如今最好是跟大巫师联手,把这些不好的事儿全部捂住,当这场大战跟腐虫之祸是巫神给予大戎的考验。只要大戎军民经受住这场考验,更大的福泽就会降临大戎,大戎就能踏平贱楚、东庆、沙漠诸国,成为地上霸主。”
    殳堂已经给天可汗想好了办法。
    铁赫听罢,有些意动,可他还是不甘心!
    殳堂看出来了,哭求道:“天可汗,不要再犹豫了,虫病营的情况极其糟糕,再犹豫下去,定要营啸。”
    “十天,十天你能不能撑住?”铁赫还是不甘心,问着殳堂。
    殳堂皱眉摇头:“怕是不能,得腐虫病者,三天一发病,十天起码要发上三回新病患,要烧最少一次虫病营……再烧下去,不但虫病营的勇士们会营啸,连没染病的勇士都会寒心。”
    大戎的勇士们虽然粗鲁,可他们不是傻子,这种有病了就烧死的做法,会让他们崩溃。
    “先撑住,我要再想想。”铁赫道:“目前只要你一人要求撤兵,要是我下令撤兵,怕是其他王族的大将军们会不同意。”
    千里迢迢来的,不说贱楚的美人没有睡到,连金银珠宝都没能捞着就回去,没人会甘心。
    那些对天可汗之位虎视眈眈的王族大将军们会趁机联手,把他杀了,争做大戎天可汗。
    他还很年轻,继位刚没几年,膝下的那群儿子们还没有长大到能跟众位王族大将军抗衡的地步,他不能死。
    殳堂也知道天可汗的难处,承诺道:“是,末将定会拼死撑着,等天可汗找到时机与盟友撤兵的时候。”
    攻打陇安府的事儿闹得这么大,如今想要撤兵就要有大巫师或者王族大将军的支持。
    天可汗点头,让殳堂下去了,临走前是吩咐他:“把那些跪下威胁你的戎兵全部杀了!”
    那批戎兵起了反心,不能留。
    “是,末将知道。”殳堂离开,骑马奔回虫病营,当晚就朝勇士们的帐篷里吹了毒烟。
    毒烟很厉害,勇士们是挣扎片刻就死透了……烧死他们会闹出大动静,干脆先毒死,至于他们体内的毒虫,等它们爬出来后,再砸死。
    殳堂半夜来见了天可汗的事儿,很快就被拓古德知道了。
    “看来是虫病营那边撑不住了,殳堂过来求他撤兵。”拓古德有点嫉妒铁赫能有殳堂殳铭这么忠心的属下,能这么为铁赫着想。
    这场大战已经到了互相残害的地步,且他们的勇士被残害得还不轻,理智点,确实该先撤兵治理腐虫,再谋攻占贱楚的事儿。
    即使拓古德也不想撤兵,但事实告诉他,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且腐虫的事儿,他们玩砸了,要是再让腐虫残害勇士们,大巫师怕是要就愤怒的勇士们围杀!
    他不能让大巫师死,因此也起了撤兵的意思。
    “主子的意思,这几天内天可汗就会下令撤兵?”
    那他们要不要抓住这次机会,把天可汗拉下皇座?
    拓古德却摇头:“估计不会这么快,他还不死心,且贱楚那边也到了粮绝之时,他定想再耗耗看,要是贱楚粮绝,他拼死一战,也能攻下陇安府,把败仗变成大胜仗。”
    拓古德猜得没错,铁赫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因此第二天就把各位王族大将军召集到天可汗王帐,说了陇安府已经粮绝,他们从今天开始准备,第六天大攻陇安府的命令。
    而天可汗跟拓古德都估算得没错,陇安府确实到了粮食断绝的时候。
    然而,天可汗跟拓古德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人用很奇怪的大火灯笼给陇安府内送救命粮!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