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零九章 对战尸族第一人

小说:万古神帝作者:飞天鱼
    离开中央鬼帝府后,在僻静处,张若尘将赵悟的神源和神魂交给苍绝。
    一位鬼族太虚大神,对鬼类诡兽而言,乃是大补,足以弥补神魂缺失。
    苍绝欣喜激动,笑道:“多谢少君!”
    “跟随我,将来你的好处好多着呢,破无量,指日可待。”张若尘道。
    “愿随少君征战天下,虽死无憾。”
    张若尘根本不在意苍绝这话的真假,只要他破境无量,在强大的实力面前,苍绝自然知道该如此抉择。
    强者不会缺乏追随者。
    苍绝人类身体分解,化为一颗硕大骷髅头,将赵悟的神魂和神源一起吞入进嘴里。
    骷髅头上鬼火惨绿,吸收神魂,融炼神源。
    张若尘问道:“多久能彻地炼化,将他神魂转化为自己的修为?”
    “赵悟修为深厚,意志不灭,没有数年时间,怕是做不到。”苍绝道。
    张若尘道:“等不了那么久,你得立即变化成赵悟的模样,与我一起赶去东方鬼帝府,拿下薛常进。”
    “可是少君先前告诉雾隐,湟恶神君会根据赵悟的神魂,洞察青苍神殿中发生的事。”苍绝有些不解,如此说道。
    张若尘道:“那只是对雾隐的说辞!先前我掩盖了天机,湟恶神君就算掌握着赵悟的神魂,也未必能够洞察青苍神殿中的战斗结果。退一步讲,就算他知晓了青苍神殿中的事,那也只是他,而不是薛常进。”
    “我现在就是要和量组织比速度,拼时间。”
    只要拿下了薛常进,量组织在酆都鬼城中,将再难有作为。
    这是一劳永逸之举!
    量组织接连受挫,秘密已经暴露,加上他们的敌人众多,做事必然束手束脚,见不得光。现在有利的一方,是张若尘。
    这样的优势局面,张若尘还很少遇到,自然也就无所畏惧,做事可以大胆一些。
    ……
    张若尘欲要与湟恶神君拼速度,赌湟恶神君就算掌握着赵悟的神魂,也无法借此破无极神道,推算到他们的行踪。
    但显然,张若尘还是小看了尸族第一强者的实力。
    在赶去东方鬼帝府的路上,路过一座繁华鬼市的时候,张若尘突然停下脚步,目光窥望四方。
    真理之心,生出危险感应。
    一缕缕寒风,穿过街道上的鬼族修士,如同溪水过石源源不绝。
    并未发现异常,但,当张若尘再次向前看去。却见,川流不息的鬼族修士中,一道高瘦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
    一边是俊美如玉的容颜,一边是腐肉。
    湟恶神君头戴白色的圆锥形高帽,耳朵上挂着银环,一只手臂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却是柔美细腻,五指修长,比女子的手都更美,虎口的位置有兰花图印。
    两人仅相距十九丈,遥遥相望。
    张若尘心中暗惊,因为他从未和湟恶神君交过手,但对方却能凭借敏锐的感知,站在十八丈之外。
    并非是湟恶神君不敢进入十八丈,只是以此来到告诉张若尘,“你的秘密,瞒不过本君。”
    湟恶神君开口,道:“本君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在掩盖天机,但,在明知本君使用赵悟的神魂,可能找到你的情况下,还敢前去东方鬼帝府,就凭这份魄力,也足以让本君高看一眼了!”
    其实,只要不将赵悟的神源和神魂交给苍绝,将其留在中央鬼帝府,交给雾隐,湟恶神君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破无极神道找到张若尘。
    赵悟的神源和神魂是唯一的破绽,也是张若尘在赌的地方。
    张若尘的半张骨脸面具下,肌肉松弛下来,笑道:“酆都鬼城乃地狱界第一神城,你以太虚境,敢进城兴风作浪,这份魄力,也足以让本座高看你一眼。”
    街道上的鬼灯摇晃,雾幻光迷。
    大地、半空、天空,皆在一瞬间,被湟恶神君的规则神纹笼罩,化为一处昏天黑地的世界空间。
    像神境世界,又像是刚刚衍化出来的世界。
    街道上的景象全部消失,眼前是无边黑暗,唯有湟恶神君身上的光芒,将世界照得混混蒙蒙。
    “哗!”
    地底涌出密密麻麻的黑暗触手,缠绕张若尘的双腿、身体,向头顶蔓延。
    “轰隆!”
    冥神之祖显现出来,身躯高大,冥光如烈日,将黑暗触手全部震碎。
    张若尘当然没有修炼《冥神卷》,但与多位修炼过《冥神卷》的修士交手过,以无极神道,可以大概衍化出冥神之祖。
    没办法,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否则后患无穷。
    湟恶神君冷峻一笑,身形一晃,已是出现到张若尘身前,一掌按来。
    “嘭!”
    强大的冥神之祖神影,顷刻间崩碎。
    张若尘拼尽全力,双掌齐出,体内规则神纹源源不断外涌。但,还没有与湟恶神君接触到,体内脏腑就已经尽数裂开,身体飞了出去。
    差距太大。
    显然湟恶神君早已破了身停之境,肉身力量胜过张若尘太多。
    太虚巅峰,并非是身停境界。
    太虚巅峰的大神,还需要修炼很长一段时间,等到肉身成长到一定程度,达到某个极限,才算达到身停。
    身停,是第一停。
    指的是太虚巅峰大神的肉身强度和力量,停止增长。别的各方面诸如神魂、神气、规则神纹的增长速度,同时大幅度变缓。
    绝大多数太虚巅峰大神,都被卡死在这一关,甚至终身无法突破。
    但,一旦破了身停,肉身力量立即大增,达到“一成无量”的地步。
    意思就是,拥有无量境神灵十分之一的肉身力量。并且,在第二停魂停到来之前,肉身力量还会继续增长。
    当然,并不是每一位太虚巅峰大神的身停,都是被卡死在一成无量之下。
    其中一些修炼特殊二品神道的神灵,神道本身就能蕴养肉身,以修为强化体魄,在太虚境初期,太虚境中期,就破了一成无量。
    这种肉身逆天的人物,往往身停门槛更高。
    破身停后,能拥有二成无量,甚至三成无量的肉身力量。
    就像血绝和荒天,便是肉身强大的代表人物,在太虚境初期,就将肉身力量修炼到接近一成无量的地步,可以伐战太虚境巅峰。
    其实,张若尘现在的肉身力量,已经达到一成无量,胜过绝大多数太虚境巅峰大神,不可谓不强。
    但他面对的,乃是达到太虚第三停心停之境的湟恶神君。湟恶神君的肉身,虽然没有进入《大神论》的肉身力量榜,但也超过了二成无量。
    “龏殇,十万年了,你就这点能耐?才刚破身停?”
    湟恶神君身形变化,不给张若尘喘气之机,再次出手,一掌拍向张若尘头顶,要速战速决。
    手掌如一片五指形状的天,使得空间凝固,时间似都停止。
    “哗!”
    苍绝现身,一拳轰击出去。
    拳掌撞击,如两颗恒星碰撞,能量涟漪如连天巨浪一般向外蔓延。
    湟恶神君和苍绝同时向后飞出去。
    苍绝是诡兽,早就达到了魂停之境,鬼体力量也达到二成无量,也就比湟恶神君弱了一筹。
    不过,湟恶神君并非以肉身称霸天下,他能列尸族第一,乃是因为他的修为。
    《大神论》的修为榜,列第七。
    神通榜,列第三。
    就凭这两榜,足以奠定他无量之下顶尖强者的地位。修为比他强者,没有他的神通厉害,战力显然也就不如他。
    神通比他强者,修为却也不如他。
    也就只有这几个元会,诞生的元会级天才,能够压他一头。或者掌握着大量奥义的主神,能够与他分庭抗礼。
    别看修为榜第七排名似乎并不是很高,但,能够进修为榜的,全部都是达到第三停心停境界的老家伙。
    这种老家伙,绝大多数都因为心停的原因心境不稳,或者心态出了问题,很少出世,都藏了起来破心停大关。
    而且达到心停境界的修士,修为差距其实很小,拼的主要还是神通、神器、奥义。
    张若尘摇晃了一下身体,体内伤势瞬间恢复,脏腑重生,生命之旺盛,恢复之快,绝不弱于荒天。
    他立即取出地鼎,以神气催动。
    对上湟恶神君这样的强者,哪敢有丝毫保留,既然无法使用别的神器和神通,也就只能使用已经暴露了的地鼎。
    湟恶神君双眼炽热,道:“地鼎!难怪中央鬼帝府爆发出那么强横的本源力量,本君原本以为你是得到了大量本源奥义,原来是因为它呀!”
    张若尘根本不和湟恶神君交手,而是挥出地鼎,砸向虚空。
    在酆都鬼城中,最不敢暴露行踪的是湟恶神君。只要打破这座有他衍化出来的世界,足以让湟恶神君投鼠忌器。
    但张若尘砸向虚空的这一击,却被闪身而来湟恶神君一掌接住。
    速度太快了!
    湟恶神君体内浩荡神气和规则神纹疯涌而出,身体明亮得比恒星都要耀目百倍,竟想从张若尘手中,将地鼎强行夺走。
    张若尘死死抓住地鼎,身体很快就被尸气包裹,像是被淹没到了无边深海之底。
    “灭魂斩!”
    苍绝施展出神通,双手呈劈斩之势。
    一柄天刀从天而降,破开尸气,斩向湟恶神君。
    湟恶神君爽朗一笑,一只手按着地鼎,另一只手举向头顶,掌心飞出一条滂湃尸河,与天刀对轰在一起。
    尸河蔓延出去,顺着刀身,涌向苍绝。
    苍绝脸色巨变,以规则神纹,结成一道道防御光罩,抵挡尸河。
    湟恶神君完全将张若尘和苍绝压制,身体旋转起来,被笼罩在尸气和尸河中的张若尘和苍绝,也跟着旋转。
    他们体内的神气,被尸气和尸河源源不断吸走。
    “哗!”
    这片混混蒙蒙的世界中,一个十三四岁的白衣少女显现出来,即像是从虚无中走出,又像是跨越了空间而来。
    身法诡异绝伦。
    正是施展了无时空身法的海尚幽若,强行穿过湟恶神君衍化的世界闯入进来。
    她背上长着一对光翼,生命之气磅礴,手持冰晶寒剑。
    自从见到唐岚后,她便一直在追踪湟恶神君。
    没有任何话语,海尚幽若一剑破空而至,时间印记光点如神海般绚烂,身形如宇外飞仙,直刺湟恶神君头顶天灵。
    ……
    辰东的新书《深空彼岸》已经发布,以东哥的名气,显然大家应该都知道了,但,还是忍不住推一波。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