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5章 爱国华侨座谈会

    1905章爱国华侨座谈会
    “行了,你俩睡吧,我上次卧,别来打扰我!”话说完,张丽转身离开主卧,自己一人上卫生间洗澡了。
    东方文樱向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张丽背影,伸手戳了陈文腰眼一记:“哎,丽丽怎么了?别是也像晓旭一样犯精神病吧?”
    “想啥呢你!”陈文搂紧东方文樱,盖好大被子,笑着把张丽新癖好的来龙去脉,以及对她自己的疗效,给解释一遍。
    东方文樱若有所思:“哎,这个疗效,真的假的啊?”
    陈文心说不好,赶忙补救:“心理作用而已,她自己觉得舒服,纯粹是精神麻醉。”
    东方文樱没再多想,丰满的身子贴上来,抱着情郎,很快睡着。
    ……
    3月1日,星期二。
    东方文樱早起上班。
    陈文陪着起床,与大情人商量拍《在纽约》姊妹篇的事。
    手续上没有任何毛病,央妈电视剧中心占了一半的项目股,审批流程和渠道资源都是现成的,让陈文特高兴的是新剧由东方文樱分管。
    得知这么好的消息,陈文便把他和华纳公司谈妥的,他投拍《老友记》的事,告诉给东方文樱。
    东方文樱很平淡地说:“好啊,你们片子拍好以后,拿到我这儿来,我拿去送审。行的话,找译制部门,走国际艺术中心发行呗。”
    《老友记》最经典的是原汁原味的美式英语,翻译成汉语那才真是毁经典。陈文赶忙劝阻:“最好别翻译,原味英语才好听。美国俗语翻译成普通话,味道全没了。”
    东方文樱微笑:“这事不急,以后再说。我上班去啦,晚上回来睡你!”
    陈文看着母狼的眼睛:“今天小弟要回老家咯!过年在美国,我没陪爸妈,得赶紧回家尽孝。”
    孝义当前,东方文樱也没理由硬留下陈文犯浪,跟弟弟情人吻了一记:“早些回帝都,姐姐等你!”
    张丽也出门,上向阳地产。
    陈文拿东方文樱家电话机,打回十四条,吩咐林志铃,买五张今天傍晚的票,飞洪城,通知西蒙尼和杨起良在华娱公司院子待命。
    随后打电话到洪城铁路局,打给老妈。
    这个电话打得很关键。
    陈文说:“儿子今晚到家,大概九点。
    ”
    谢友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在哪?”
    陈文说:“回来几天了,这会在帝都。”
    谢友芳说:“你爸让我告诉你,你最好先和中行的人见个面,摸摸他们什么态度。”
    陈文问:“之前不是商量好了,先和我爸聊聊,再和银行的人见面吗?”
    谢友芳说:“你先见见中行的人,就是那个老王。央行的人,这次你别见。你爸让我提醒你,如果他们说成立一个什么新银行的事,你千万别掺和。”
    陈文答应:“好嘞,儿子记住了。”
    放下电话,虽然不知道老爸说的那个新银行是什么概念,但陈文坚信一点,自己爸妈绝对不会害他,爸妈说不能碰的事,那就绝对不碰,陈文连为什么都不问。
    离开东方文樱家,陈文驾车来到中行总行,登门拜访王副行。
    王昌达热情接待陈文。
    老王虽然不是实权主管,但他是技术专家,各种外事活动,比如出国谈判,熟悉各种运作技术和国外法规的他,基本上是带队领导。
    陈文被秘书领进门,王昌达亲切握手:“小陈你先坐,我给李天宇打个电话。”
    李天宇,海协会的一位主任,赴美与湾湾老兵们谈融资,他是带队领导,随行人员还有两位军人,总/政的韩俊大校和闵省军区的闫学理上校。
    王副行放下电话,坐到陈文对面沙发上,微笑说的:“咱俩先聊会,老李和韩俊一会过来,中午咱们一块吃个饭。”
    跟这位老头聊天,陈文还是挺轻松的,前年年底俩人在瑞士赌场一块喝过洋酒,而且他知道王副行这人没有官僚脾气,说穿了就是个老知识分子。
    陈文笑问:“他们也会来了?怎么样,美国那边老兵的事,办得顺利不?”
    王副行散了两根烟:“他们回来几天了,情况挺好,我们总行这边举行过一场汇报会,我听过老李的汇报,具体的嘛,一会他们过来了,让他们给你说。”
    陈文点上烟,他能预感到,王副行肯定有中行这边的诉求。
    王副行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他是实干家,喝不喝酒他都是以谈正事为风格,老头微笑问道:“小陈啊,你给我交个底,你在海外现在到底有多少外汇。”
    陈文不会诚实地交底,他打了个折扣,样貌语气很坦诚:“我在美国收购了一家银行、一家饭店、一家小型银行,我个人花了3亿多美刀,合作伙伴花了2亿。现金这一块,我能调配的外汇,大约还有5亿美刀。”
    王副行不绕,直接说诉求:“你能不能全拿回国内?”
    陈文反问:“我拿回国,投到哪去啊?”
    王副行掸掉烟灰,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陈文手里有46亿华夏币,这笔钱仍然暂存在中行账户上。
    陈文要成立地产公司的事,早就告诉过王副行。
    搞地产,肯定要烧钱,但陈文真不缺现金,随时可以拿地皮做抵押,从中行拿到低息贷款。在加拿大谈判的时候,王副行请示过中行老大,答应了陈文这个条件。
    从理论到实际,陈文在国内做生意,不缺现金,整个中行都是他的后盾。
    王副行问道:“你既然回来了,那么我转达我们行里大领导一个意思。央行希望你出席一个座谈会。”
    陈文问:“什么性质的座谈会?谁座谈,谈什么?”
    王副行说:“我们国家即将成立两个新的金融机构,一个是国家开发银行,另一个是深城外汇管理中心。邀请了业内各界人士出席,大家一起聊聊。你作为爱国华侨,哎,你刚才说你买了一家美国银行?”
    陈文提醒:“一家很小的投行,资产只有3千万美刀。
    ”
    “3千万美刀,相当于2亿6千万华夏币,规模不算小了!哈哈,投行也是银行!”王副行笑容满面,“你作为国外银行的爱国大股东,央行希望邀请你一起来座谈。”
    陈文心想:你就扯淡吧,你们动念邀请我的时候,压根不知道我买了开普勒银行,莫名其妙又一顶高帽子给老子戴过来了。
    他问道:“不会只有我一个爱国华侨参加这次座谈会吧?”
    王副行说:“当然不是只有你一个了!还有其他爱国华侨,我告诉你,你的资金不算最多的,有一位,他已经拿了等额100亿华夏币的外汇,大力支援了祖国建设。”
    陈文问:“谁啊?”
    王副行微微一笑:“不能告诉你,座谈会上你自然就知道了。”
    陈文心里骂:凑性!
    王副行继续说:“我告诉你啊,我们国家的金融环境,外汇政策,现在是越来越有利于投资者。央行领导,还有我们中行高层,很看好你啊!”
    “感谢银行界领导们的厚爱,我身为爱国华侨,支持祖国建设那是义不容辞,我已经用实际行动支援了5亿美刀,未来肯定会继续出力。”陈文表达完客套,说出必须说的诉求,“我不知道你们座谈会什么时候举行,但我今天下午要离开帝都。”
    王副行赶忙问:“你去那里?座谈会说话就要召开了!”
    陈文做了苦瓜脸:“回洪城,看爸妈!”
    王副行恍然大悟的表情:“对对对,你是应该回去,今年春节你没回家。替我向你爸妈问好。”
    说话间,秘书敲门进场,端来几本文件,请王副行签字。
    陈文喝着香茶,心里默默猜测,那个投资100亿华夏币的爱国华侨,到底是谁?
    老王这个老东西,他总是吊老子胃口。
    娘的,还是老子亲爹最好,从来不算计儿子!
    王副行签完字。
    该打听的消息已经到手了,陈文不想再跟这人多聊,他拜托王副行,为他安排了专门的业务经理,办理一笔业务,从46亿华夏币里面,转了6亿进华娱集团的帐。
    意外得了个好消息,这46亿在中行的托管账户上放了一个半月,中行给陈文算了千分之三的活期年利息,一年1380万,一个半月就是172点5万。
    这笔钱,在陈文的要求下,转入了他的中行长城卡,当零花钱。
    李天宇和韩俊,抵达王副行办公室。
    闫学理上校已经返回了闵省军区。
    三人详见,格外亲热。
    李天宇带着两名军官,过去一个半月在纽约和加州几个城市,与数以千计的旅美老兵开了座谈会,效果优秀,成绩喜人。
    几千个老兵,入伍时间和从军履历分为几大块,大多数人的爱国情怀还是存在。
    除去一部分对祖国持不友好态度的人,再去掉一批生活不富裕的困难户,最后有一千几百人愿意并且能够拿出数额不等在资金投资到祖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