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玫瑰庄园。

小说:逢场作戏作者:花影子
    顾夜恒看着出去溜达一圈的儿子拿着一个音乐盒回来,一开始他并没有当一回事,以为是季溪帮他买的小玩具。
    但当他听说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送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他对季溪说道,“这国外可不比国内,凡事小心一点。”
    给他儿子送玩具,还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醉翁之意是不是在酒身上谁能知道?
    季溪却不以为然地说道,“他也是炎夏人,应该是个搞音乐的背着吉他挺酷的样子,之前在酒店的时候我也见过他,不是坏人。”
    “是我们之前住的酒店?”顾夜恒听完解释反而更加在意了。
    季溪点头称是,“嗯,可能也是到这边旅游的,刚才我们聊了一下,他告诉我说他叫庄羽非,不过他已经下火车了。”
    旅游,真的是旅游吗?顾夜恒心里泛嘀咕,但没有再问下去,只当是一个巧合。
    没想到坐在顾夜恒对面的秋果儿听季溪说出对方叫庄羽非时,她掏出手机开始上网查这个人。
    输入庄羽非三个字,附加个关键词音乐还真的出现一个词条。
    庄羽非,某音乐学校在校生,曾经写过一首单曲被新晋歌手收录在他的新专辑里,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信息。
    看来仅此而已。
    但秋果儿不能保证网上的这个庄羽非就是季溪今天碰到的庄羽非,她决定再深入了解一下。
    于是又输入了一个关键词:照片。
    搜索引擎推送了一些照片,秋果儿在其中选取了一张。
    “你是说这个人吗?”秋果儿把手机里查到的照片亮给季溪看。
    季溪拿过来一看,连忙点头,“对,就是他,网上能搜索到他的信息呀?我就说为什么看着他好眼熟,我肯定是挑选艺人时看到过他的资料。”
    她把手机里庄羽非的照片递给顾夜恒看。
    顾夜恒看了一眼,这是一张非常年轻的脸,但是五官全藏在齐眼的头发与夸张的饰品里。
    他相信这样一张脸如果换了衣服,认出来的机率并不高。
    他又翻了几张,几乎都是这样的调调。
    “就凭这些照片你能认出真人?”顾夜恒对季溪的辨认能力表示怀疑。
    “反正就是眼熟。”季溪把手机从顾夜恒手上拿过来还给秋果儿。
    “可能我有一双星探的眼睛吧,这个小孩说不准真的能成为一名出色的音乐人。”
    秋果儿听季溪这么说马上问,“那我们颜溪要不要签下他?”
    秋果儿话音未落,简碌就用手肘轻轻地碰了一下秋果儿。
    季溪只是说有可能,可没说要签约。
    更何况大老板顾夜恒对其送音乐盒给小宇这件事心生芥蒂。
    谁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坑。
    现在有些想成名的年轻人天天没事就往制作人、经纪人经常去的地方晃荡,就是想着有一天被星探发现。
    而且国内已经有了关于季溪在这里拍婚纱照的新闻,大学之行还上了热搜,有人知道她的行程是十公有可能的。
    这也是简碌提醒秋果儿的原因。
    秋果儿马上接受到简碌的示意,她马上收了话头,把手机往包里一塞,笑着说道,“瞧我,现在是出来旅行说好了不谈工作,我收回我的话。”
    说完她站起来说是要去卫生间,然后就走开了。
    庄羽非的事在整个旅途中也就成了一个小插曲。
    火车很快到了目的地,因为顾夜恒提前给玫瑰庄园的达克先生打了电话,他们一行人一出车站,已是中午人的达克就站在出站口跟他们招手。
    “嗨,Kevin!”
    “嗨,达克叔!”顾夜恒上前跟达克热情的相拥,然后把同行的几个人一一介绍给对方。
    达克略有些拘谨的跟季溪等人打着招呼,可能看出他是一个十分老实的M国人,一身当地打扮,可能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东方人,也有可能是担心季溪他们听不懂英文,他显得很是拘谨。
    季溪他们也没有跟这位达克大叔多聊,打过招呼之后就跟着他身后去了停车场。
    车,是辆运输蔬菜瓜果的大卡。
    达克把自己的线绒帽紧紧地捏在手里,抱歉地跟顾夜恒解释,“家里只有一辆车可以同时坐六个人。”
    “这挺好,我儿子肯定喜欢。”顾夜恒说完拍着车身问小宇,“我们今天坐大卡车。”
    “真的吗,太好了!”小宇果然是开心的不得了,自告奋勇的要自己先上车。
    可惜他人小腿短,连车门都够不着。
    逗的一行人是哈哈大笑。
    最后还是顾夜恒把他抱上了车,顾夜恒照顾完儿子后又过来把季溪托上了车。
    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一个父亲与丈夫对孩子与妻子的爱意。
    达克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脸色不知为何慢慢地暗淡下来。
    半个小时后大卡车载着一行人到了玫瑰庄园。
    季溪以为玫瑰庄园是一座种满了玫瑰花的复古山庄,像《傲慢与偏见》里达西的庄园一样,幽静中透着神秘。
    但没想到玫瑰庄园只是一座葡萄园的名字。
    因为是冬季的关系,葡萄园里的葡萄滕只有一些枯枝架在搭建的葡萄架上,一垄一垄的,从乡间小道上往天际延伸。
    跟季溪的想像完全不一样,但也有另外一番风情。
    顾夜恒继父的房子座落在葡萄园的尽头,非常欧式风格的建筑,从种着两排梧桐树的小道朝里走,经过一大片草坪就到了房子前面。
    一行人慢慢朝房子靠前,这时从房子里奔出来一个十分壮实的中午妇女,她十分夸张地朝顾夜恒伸出双臂,高呼着他的名字,激动之意溢于言表。
    “欢迎你回来,我的Kevin少爷!”她捧着顾夜恒的脸,眼眶红润。
    看来这位比那位达克先生善于表达情感。
    顾夜恒再次把季溪跟众人介绍给对方。
    中年妇女微笑着一一跟众人说着欢迎。
    当看到小宇时她还用蹩脚的中文跟他说了一句你好呀。
    接下来她蹲下身捧着小宇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一句季溪只听到一个大概,意思是如果还活着也这么可爱之类的。
    季溪原本并没在意这个妇人说的这句话,只是妇人说完后那位达克先生连忙过来岔开话题,用比之前高出几倍的音量询问季溪他们累不累。
    季溪,“……”连忙看向简碌。
    简碌上前帮其回答,并表示季溪与秋果儿不会说英文。
    达克先生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让季溪有些疑惑。
    达克夫妇把众人领进屋子里,然后跟大家介绍楼上的房子都打扫出来了,被褥也是新换的,让他们放心的住,晚饭到时候他们会送过来。
    说完,他们就离开了。
    夫妇俩走后,顾夜恒就领着大家参观了一下房子的格局,聊了一下以前他在这里生活的事情。
    季溪听完顾夜恒的讲述这才知道顾夜恒在这个地方实际生活的时间并不长。
    他十五岁跟母亲云慕锦出国,十六岁时云慕锦再婚后他跟随着她到了这个小镇,然后在镇上上完高中,上大学后就没有再回来过。
    “也就是说你在这里只待了两年多时间。”
    “是的,不过在这里的两年时间里我过得还是很充实的,一方面是因为我要适应这边的高中生活,另外一方面我还要应付这个小镇上的坏小子。”
    “他们对炎夏人并不友好。”
    顾夜恒最后这句瞬间让季溪心疼起来,看来在她为生计奔波的时候,顾夜恒在同样的年龄也要应付很多事情。
    “我听说西部这边的这种小镇青年很喜欢霸凌外来者。”简碌问顾夜恒,“所以顾总您在这里肯定没少打架。”
    “是的,不过这帮人喜欢恶作剧,在你上学的路上挖陷阱,用烂俗的口音说中文,往你的储物柜里放一些恶心的东西。”
    “这帮人怎么这么可恶!”季溪一下子来了气,“他们还在镇上吗?要不我们也去整蛊整蛊他们,用棍子挑上大粪去抹他们的大门。”
    顾夜恒,“……”
    简碌,“……”
    秋果儿,“……”
    小宇举起双手,,“妈妈,我要跟你一起去!”
    果然是亲媳妇与亲儿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