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首映礼(五更)

    之前在一堂画廊展出的那幅高仿画,几乎将她的技巧和画风模仿了八成,欺骗程度极高。
    若非是她亲自表明身份,那些人估计怎么都不肯相信,那幅画是假的。
    当然,能瞒过一堂画廊的诸多审核者,本就已经可以证明那幅画的画者水准绝对不低。
    否则绝对无法做到这样以假乱真的程度。
    画作市场上,假画从未断绝过。
    身价越高,模仿者越多。
    只要能有一幅假画卖出去,就能获取巨大利益。
    这样的诱惑,是许多人都无法抵抗的。
    沈璃回了消息。
    【将查到的结果发给我。】
    三分钟后,她收到一条回信。
    【姓名:穆新叶。性别:男。年龄:未知。】
    盯着这行字,沈璃眉头皱起。
    只有一个名字,确定了性别,其他的信息全是未知?
    【没有更多了?】
    【是的。对方委托了第三方,将那副高仿画送去了一堂画廊,所以资料非常有限。目前暂时能查到的,就只有这些。】
    沈璃眸子微眯。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从出手就做了全面准备,还专门委托了第三方,将自己藏的严严实实。
    更甚至,这个名字也未必是真的,又或者,这也并非是那幅画的真正画者。
    【那幅画的来源地是哪儿?】
    这一点也很重要。
    那么大的一幅画,要运送到一堂画廊,需要走的流程并不少。
    这次,对方回的很快。
    【一堂画廊的资料显示,那幅画来自京城。但根据我们后来查到的线索,很有可能是来自海外。具体还需要进一步查证。】
    海外?
    沈璃眉心微跳。
    树的影这个名字,也就是这两三年,才开始逐渐在国内画坛崭露头角。
    如果那幅画真是从海外寄送而来,那么,画者又到底是什么身份?
    她坐着想了会儿,才又回了一条。
    【继续查。另外,一堂画廊的资料发我一份,包括画廊创始人等等,尽量具体些,全部给我。】
    半分钟后,对方发了个【OK】的表情。
    要整理那些资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
    沈璃得到对方应允的回复之后,知道这需要一定时间,就干脆将手机放下,最后擦了几下头发,上床休息。
    .......
    第二天是周六,沈璃本不用起的很早。
    但因为最近刚开了新课题,有着一堆的实验等着做,她就起了个大早。
    不过,沈知谨比她更早。
    她一从卧室出来,就看到沈知谨正站在餐桌旁,桌上是摆好的早餐。
    “起了?”
    沈知谨抬眸看她,
    “本来想让你多睡会儿,就没叫你。”
    沈璃走过去,就见今天的早餐格外丰盛。
    她有些诧异的看向沈知谨。
    “爸,今天这是——”
    沈知谨帮她把碗筷摆好,随后才拉开椅子坐下。
    “今天下午我要出差回一趟柏城,大概需要三天。”
    沈璃愣了下,这才了然。
    沈知谨每年其实有一多半的时间是待在国外的,这段时间忙他们的课题组,以及她的事儿,他已经挺长时间没离开京城了。
    “原来如此。那,我去送您?”
    这一趟,沈知谨原本是不太想去的。
    他刚刚认回女儿,当然希望尽量多陪陪她。
    只是,这部分的相关工作内容已经拖延了许久,实在是不能再推了,他这才决定过去。
    “不用。费诺实验室那边还有两个研究员,会跟我一起过去。”
    沈知谨虽不舍她,但这样的接送任务,还是不愿让她辛苦去做的。
    “你多在家休息就是。”
    沈璃眼睛弯起来。
    “我知道的,不过等会儿还是打算先去趟实验室。”
    沈知谨知道她在这上面向来勤勉,也就直接点头,随她去了。
    .......
    午饭过后,费诺实验室的车亲自来接,沈知谨这才与他们共同离开。
    沈璃几乎一整天都泡在实验室。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傅年年回来。
    “小师妹,你的快递。”
    沈璃回头看去,就见傅年年手里正拿着一封快递信。
    他递过来。
    “给。”
    沈璃接过:“谢谢师兄。”
    傅年年笑道:
    “也不知道是什么,特别轻。”
    沈璃看了眼上面的地址,已经猜到了什么。
    “应该是阿眠寄来的。”
    傅年年顿时诧异。
    “......林风眠?”
    “嗯。”
    沈璃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封快递信拆开。
    不只是傅年年,同在实验室,正对着电脑改论文的唐逸,听到林风眠的名字,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接着,他们就看到沈璃从那里面掏出了一封请柬。
    黑金色,简约精致。
    沈璃将之打开,抽出两张薄薄的纸张。
    那是——两张首映礼的电影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