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撼山易撼怡和难!】

    老凤祥改制有条不絮的完成了,新的老凤祥全称是‘老凤祥珠宝有限公司’,这自然是有用意的。
    什么叫珠宝?
    没有钻石,怎么敢称珠宝!
    很多人只知道,郑裕桐是后世港岛最大的钻石商人;却不知道,在港岛最早拥有戴比尔牌照的,却是廖桂昌。
    廖桂昌的家族从二战后,就经营着钻石手表的生意。
    该家族在黄竹坑拥有一间钻石加工厂,工厂戒备森严,外人均不得入内。
    据说,廖氏表行的陈列柜上面的钻石手表,镶嵌微小的钻石,就价值上万港币,甚至几万到几十万。
    一块手表的价格,差不多要抵上半个首饰店了!
    不少港岛的商人都异常羡慕,可是又没有渠道,只得眼巴巴的看着。
    吴光耀自然也羡慕过,却苦于没有资金和渠道,只能望洋兴叹。
    现在不同了,以老凤祥目前的财务状况,随时可以贷款,就差一个渠道了。
    吴光耀也不急,只要在三年或者五年内,能收购到一家财务出现问题的南非钻石加工厂,自己就满足了。
    有人要问了,为什么不马上去南非进口钻石呢?
    这就涉及到戴比尔牌照的问题了,世界的90%钻石都是由戴比尔斯公司垄断,而戴比尔斯经营的钻石,对世界各地的客户采取分配的形式,共发给约500张戴比尔牌照。
    顾客凭牌照购买一定限额的钻石,没有这种牌照就没法购买钻石原石。
    戴比尔牌照早就被瓜分完毕,就算吊销了某个公司的牌照,也轮不到小小的港岛。
    所以,走正常途径是没有希望获得钻石原石的。
    但是,南非有不少民间公司持有戴比尔牌照,而且他们还有现成的加工技术。
    吴光耀正是打的这些公司的主意,是一个公司财务就会出现问题,更何况是钻石加工厂。
    所以,三五年内只要出现目标,吴光耀立马就带着钱去收购。
    打定了注意,叫来了荣本生,打算让他去南非一趟,找一个靠谱的咨询公司,以作中介。
    “吴总,你叫我?”荣本生很快的适应了总裁制,不再称呼吴光耀为老板。
    “恩,你知道钻石吧,我们老凤祥必须要有自己的钻石渠道,做钻石生意!”吴光耀坚决的说道。
    “可是戴比尔牌照怕是不好拿,如果没有戴比尔牌照,我们只有去戴比尔斯公司的伦敦总部进口钻石,那价格非常的高,利润不会高的!”荣本生说道。
    吴光耀把计划告诉了荣本生,荣本一听,眼前一亮,开口说道:“这个办法好,就是时间长点!”
    “时间长点没关系,反正现在的港岛消费水平也不算高,慢慢来吧!”
    “恩,只要有目标,就一定能达成,我去南非一趟,找中介帮我们注意!”荣本生主动请缨道。
    “恩,我正有此意!”
    吴光耀想了想,觉得也没有要交代的,这些副手的能力不比自己差,自己没必要多此一举。
    自己不过是懂点大势,知道点历史,所以能镇住这些人!
    6月底,朝战爆发,吴光耀知道港岛危机快要消失了,但是另外一个危机又快要来了。
    好在所谓另外的危机,吴光耀已经准备了两年,自然不在惧怕。
    美利坚的拉链、成衣供应,都已经转移到星岛,自然不怕美利坚的贸易封锁。
    吴光耀来到东方报社,向沈宝兴叮嘱道:“以后我们要抢朝鲜那边发生的战事新闻,争取领先港岛的其它报纸,但是记住要中立的报道新闻,不要偏向任何一方!”
    沈宝兴早就领教过吴光耀的先知,既然让自己报道这种新闻,显然对公司有很重要的影响。
    “是,我会安排人盯住那边的消息的!”
    吴光耀点点头,没有过多的说什么,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商人,左右不了任何大事。
    不过,澳门那边的仓库,倒是储备了接近百万港币的货物,那些都是对面急需的物品。
    比如黑铁皮、铁桶、西药、纱布等。
    当然,这些东西是需要霍英栋去运输,吴光耀自是没有那种勇气。
    人都是自私的,只有一无所有的人,才会去冒险,这是无需质疑的。
    ........
    环球大厦,位于港岛本岛的中环皇后大道,是港岛最繁华的地段,没有之一。
    环球大厦的顶楼,也就是六楼,是吴光耀的办公室,而且只有吴光耀一个人在六楼办公。
    倒不是吴光耀显摆什么,而是贺远章觉得,下面五层办公已经非常足以,大家没必要在来六楼办公。
    “看来,要是以后我们想收购港岛航空公司,非常的困难啊!”吴光耀对贺远章说道。
    “恩,近乎不可能的任务。港岛航空主要的两个股东,一个是英吉利海外航空,一个是怡和洋行,两家股份占据了80%。我们私下接触其它小股东的话,就算全部收购了,也无济于事。而英吉利海外航空是属于英国的国企,自然不会出售给我们股份,他就算卖股份,也会选择卖给怡和洋行。”
    贺远章说到怡和,选择不接着说下去,因为大家都知道,怡和现在是出了名的不差钱。
    而且怡和也不会把手中的股份,卖给吴光耀!
    这就难办了,吴光耀一直以为,港岛航空公司的股权,也是像48年的国泰航空,在私人手中。
    哪怕是英国人,吴光耀都有信心,让他把股份转给自己。
    没人愿意,一直拿着一个亏损企业的股份!
    但怡和怡和和英吉利海外航空,这两个公司不同,他们会考虑Z治因素,对华人保持警惕之心。
    如果没有港岛航空手中的那个飞行牌照,吴光耀注定不能翱翔于天空,这是一个穿越人士不允许的。
    贺远章走后,吴光耀开始站着窗前,看着皇后大道的繁荣,看着维多利亚港口的繁忙,脑子却是在高速运转。
    虽然很困难,但是吴光耀不是那种见了困难就放弃的人。
    也许是一小时,也许是两小时,吴光耀转身,然后快速的来到电话机旁边,拨通了电话。
    “桑达士,晚上一起喝两杯!”没有太多的言语,吴光耀单刀直入。
    对面的桑达士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就答应了吴光耀的邀请。
    两人的合作,可以说已经突破了国家的限制,真正是成为了你依靠我,我也依靠你的关系。
    桑达士目前虽然内定了汇丰银行的贷款业务部经理,还还没有正式履职,而且桑达士把眼光已经看向了汇丰银行主席的位置,甚至看向了汇丰银行大班的位置。
    要想那两个位置,一定要做出很大的成绩,为汇丰带来丰厚的利润,这样才有希望。
    而吴光耀正是这个希望,桑达士参与了吴光耀的环球航运,长江实业等公司的业务;在吴光耀身上看到了,眼光、魄力、魅力集一身的商人影子。
    投资这种人才,正是投资自己的未来!
    而吴光耀也需要桑达士,环球航运如果没有汇丰银行的支持,无疑发展的会很慢,长江实业亦是如此。
    而且吴光耀也需要人,作为自己的官方背景,无疑汇丰这个巨无霸非常的适合自己。
    两人基于这些关系,成为了真正的好朋友兼合作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